林素亥認為,香港與新加坡發展方向不同,直接競爭有限。(孫冰玉攝)

記:記者 林:林素亥

記:同時管理澳洲和東協兩個市場的基金,你如何保持市場敏感度?

林:我在加入霸菱之前,已在新加坡的證券公司做了5年分析員,當時澳洲是我主要分析的市場之一。而某程度上,澳洲和東協國家的分析可以是共通的,比如我研究澳洲的礦業和商品的資料,同時可應用於印尼的商品股之上。

記:你怎樣去發掘投資機會,可否分享一些有趣的投資經驗嗎?

林:有時我會親身嘗試一下公司的產品再決定是否投資。例如我本身有點睡眠窒息的問題,偶然在睡夢中會因無法呼吸而驚醒。有一次在尖沙咀免費試用了一個儀器,它就像氧氣罩般蓋着口鼻,然後泵入空氣阻止氣管塌陷栓塞,很多人試用後都覺不錯。於是我回去再做資料搜集,發現負責生產的公司是一家澳洲上市的醫療企業,市佔率甚高,投資潛力不俗,之後便在基金投資中加入該公司,果然股份表現不俗。

記:你一個人來到香港工作,最難適應是甚麼?

林:兩地文化差異不大,要適應其實不難,要數最不習慣的可能是住房方面吧!我來港工作4年了,直至第四年才狠下心買了房子,之前一直都是租的!因為以同樣的價錢在新加坡已能買到又大又新的房子,且不像香港有所謂的「實用面積」。新加坡的親友到我家來,第一個反應都是:「嘩!你家真小!」不過因為我現時一個人住,所以還好。有些香港人覺得樓價高時,會寧願把自住的房子賣出去,然後自己租屋住,這也是我比較難理解的。

記:你在星、港生活過,覺得兩地有何分別?

林:新加坡是一個缺乏天然資源的地方,所以積極朝多元化方向發展,並吸引更多人才移居當地;而香港有中國大陸作為腹地,未來仍會繼續受惠於內地經濟發展,並以金融作為重心。我認為兩地發展方向不同,直接競爭有限。香港生活步伐比新加坡快,工作時間較長,人們的工作反應較快。生活亦較方便熱鬧,如晚上十一時到銅鑼灣街頭依然燈火通明、人來人往,恍如白晝,不受時間所限。

記:新加坡是你未來一年較看好的市場嗎?

林:剛巧相反,我現時正減持新加坡股票,暫時亦不會轉為增持,因為過去一年新加坡股市已累積不少升幅,吸引力相對不及其他東協國家。

我較看好的是泰國和印尼股市,泰國基本因素強勁,加上是農產品出口大國,估值亦較印尼為低。泰國自去年初的政治暴動中快速恢復元氣,當地銀行業前景尤其樂觀。印尼股市過去兩年表現甚佳,我相信當地的信貸評級可能會被調升,股市應會持續做好。我較看好印尼的商品如動力煤和棕櫚油產業。

後記 煲劇學廣東話

長着華人臉孔的SooHai是第三代新加坡華僑,坦言國語不太靈光,所以訪問以英語進行。臨別時他卻打趣地用廣東話叫記者寫稿時「手下留情」,發音標準得令人驚奇!他笑說自己有限的廣東話都是很久以前看劉德華的《神鵰俠侶》和《鹿鼎記》中學來的!但近年忙透了,也沒時間看電視節目,學廣東話的進度亦就此打住,或許SooHai可以試試港式「電視汁撈飯」,說不定大有裨益呢!

林素亥小檔案

投資經驗:13年

專業資格:特許財務分析師

學歷: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會計學(一級榮譽)學士學位

履歷:於Daiwa SB Investments(Singapore)擔任澳洲及馬來西亞業務國家專家

於新加坡電信資產管理部管理泰國及馬來西亞股票

文章出處:https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finance/20110110/00269_006.html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